忍者ブログ
だってだって私も、一つの星だから。
プロフィール
Author:TT
★本站图文转载不可★

営利目的の書き込みは禁止しています。


进屋前请脱鞋

本部屋有靠睡眠和美少年维持HP、散漫成性废话多,宅属性无限UP的低血压魔王出没。逃生口在右上方。

戳对钥匙孔才能打开柜子:
生活碎碎念→蝉羽
出游记录→风痕
二次元和平行世界→神乐
美少年和美青年→花津
爱的实验田→初空
美少年养成→流歌人形出没注意
部屋装修和网络→时雨
YY及同人→空影(耽美有,慎入)


カウンター
最新コメント
[08/17 TT]
[08/17 NONAME]
[08/17 NONAME]
[06/25 TT]
[06/25 NONAME]
ブログ内検索
[1]  [2]  [3]  [4]  [5]  [6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ああー

很久很久没写日志,没想到居然是倒黑泥,明明有那么多可以写的事情。但是也只有这里不会担心被看到了……

和友人阿撸(大概是)处于冷战期。说是大概也只是我自己这样想,搞不好对方已经想把我拖黑或者根本没注意到吧。事情的起因大概是我在她情绪低落的时候说了她不想听的话,尽管我本人没有这个意思但她觉得我在讲道理教训她。不管我怎样试图解释我没有在讲道理也没有用,不如说好象更让她不高兴了,她比我小很多可能在她这个年纪觉得我的说话方式无法接受?虽然自己也是从这个阶段走过来的但是说真的要怎样说话才能让刚刚踏上社会的对方能够接受我已经搞不明白了啊……感觉就是多说多错orz 虽然她是说种几天蘑菇就好但她一直不和我说话我也不知道她到底种完蘑菇没有,我去问又是踩到地雷的节奏……

不喜欢我说的那些在你看来是道理的话那么我就不说,觉得我的玩笑话不好笑那我也不说,即便是表达了这样的想法似乎还是被误解我是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感情在表达“反正是你自己的选择那你以后就承担自己的选择所带来的后果吧”这样的意思,可是我只是想说“因为是作为好朋友的你不喜欢的东西那么我就不再提起了我不想你不开心”,有时候只通过文字很容易就误会了对面的人的意思啊,文字里面包含的感情相对于真正想要传达的感情实在是太少了……周围环境所带来的不如意,就算是对我这个局外人讲了,我大概也还是无法明白你的感受吧。不然也不会我努力的想要安慰你却都踩到雷点上了。

从小到大都觉得交朋友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从来没有刻意去经营过,阿撸是第一个刻意在意着去交往的朋友,彼此争执、彼此因为对方的言行哭泣、彼此又哭着和好,这些对于我来说曾经都是很陌生的体验,现在也算是体会到了。大概是我太喜欢她了吧,觉得和自己妹妹一样,就总想着要好好相处,但是越是这样想就越是无法顺利的像和其他朋友那样相处,是我用力过头了吗……头一次觉得交朋友是一件好深奥的事情……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PR

送水工

好久不除草被广告给占领了,慢慢更新堆了很多的粘土小剧场。

我家的设定是痴汉MIKU,她是我意志的代表【。

『尼桑,窝是来送水的,快开门啊尼桑!!!』


『尼桑你快开门嘛!!!』


『……QAQ……』


『尼桑不给窝开门……』 
会给你开门才有鬼了……


-----------------------------------之二-----------------------------------

『这位小姐,和窝一起去玩吧~~~~~』 
『不、不必了……』


『来嘛别害羞~~来嘛来嘛~~~~~~~~~~~』 
『尼别过来!!!!!QAQ』 


这一刻,MIKU不是一个人,我的精神和她在一起。

哭哭脸的女装KAITO最棒啦!完全把持不住!
(ノ*>∀<)ノ♡

久しぶり

时隔2年才再次出现的云豆君……啊哈哈哈哈【。
2月买了PSV打起了DIVA每天沉迷于舔KAITO,前段时间打指切り觉得病娇好可爱,就突然想给云豆君戴眼罩,果然是病娇标配呢( ¤̴̶̤́ ‧̫̮ ¤̴̶̤̀ )
拍了太久的小比例粘土人,大比例别说全身,连半身都不会拍了,全部上角度没差的大头照
虽然很久没把云豆君拿出来玩,但是一抱在手里就觉得真是好可爱啊啊啊摸了半天的脸(警察蜀黍就是这个人

是说偶尔也会觉得云豆君脸很小戴不了太短的毛会显得额头特别大,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小脸美人就是正义!!





[自汉化][罪白]原始的幸福感规则 part1

想了很久要把这篇放在哪个分类,不过既然是耽美同人就还是放空影吧。说起来这个分类还真是好久好久不曾有过新东西了……

CP是KAITO的DIVA模型罪恶X白衣,原文来自P站(地址点我),这个作者笔下的罪恶那种看起来不太正经其实意外地可靠的好男人形象真是深得我心,有点别扭但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很坦率又一心一意的白衣也很棒,这两个人的老夫老妻相处模式真是温馨w 说起来因为罪恶是KAITO模型里的色气担当所以只要他在的CP总有一种夜生活很丰富的色气感XDD 这一篇的肉就是这样黄并萌着【。

暂时翻完了第一部分,先贴上来,模型名字有些是日英混合的,本来直接用约定俗成的中文翻译也可以,不过因为之后会出现罪恶和白衣间的昵称,如果对应成中文分分钟变琼瑶风,转成音译也很突兀,所以这里还是偷懒直接上了原名。整体感觉翻译腔还是很重,不排除之后还有修改的可能。原文2万多字有1/3都是H让我有点卡翻译,很多无法用中文对应出来的小细节要想自然的表达出来还需要推敲,而且要想翻出原文的色气还需要参考一下小黄文的用词【。

-------------------------------------------------------------

      从右数起第十二列。从上数起第三层。
      指尖抚摩过书脊,一本一本仔细地数过。陈旧纸张的味道,泛黄的书页,手指触碰到或粗糙或光滑的书的光泽。忘我地沉浸于阅读之时,窗外已是怀旧的黄昏。仿佛唯独自己从世界割离般的静寂。这种如同回归到迷童状态的感觉,让人不由有些沉迷。
      无论外界如何日益数码化,我这以阅读书本的方式来获取知识的喜好果然是不会改变的啊。
      ジーニアス在一直寻找的地方停下手里的动作,从书架上勾住书脊取下一本书来。哗啦哗啦翻动书页,纸张散发出浸润过时光的味道。大致浏览确定没有找错以后他笑了笑,静静合上书,走向已经离开了一点距离的受理处办理借阅手续。
      这座图书馆是供模型们自由使用的公共设施。四层建筑的中心有天井,一楼经常能够看到模型们勤奋学习、享受阅读乐趣的身影。在天井正中有一座小喷泉,是大家休息小憩的地方。每周几次,我都会在那里给有需要的人教授知识。眼下キャンパス和スクールジャージ正在桌子前,キャンパス看起来正在认真解答习题上的问题,スクールジャージ却靠在椅背上一副走神的模样。在桌子边趴着睡觉的是rolling girl吗。

      二楼的受理人员每周都会轮换,今天,在图书馆的受理处坐着的是很熟悉的她。

      “你好。今天过得怎么样?ゆるふわコーデ。”
      “哎呀哎呀,ジーニアス。你好,太闲了我都要睡着啦。呵呵,开玩笑的啦。”

      穿着粉色基调的衣服,可爱的红色边框眼镜,人如其名的她以柔和的口吻这么说着,掩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这个俏皮的动作引得ジーニアス扑哧笑起来,将手里的书放到桌子上。

      “嗯,是要借书吗?”
      “是的,麻烦你了。”

      ジーニアス伸出手背,ゆるふわコーデ动作熟练地将小型扫描仪覆了上去,旁边的显示器上立刻出现了几个大大小小的窗口。

      “哇,ジーニアス的借阅记录好厉害,简直可谓是壮观呢。”

      窗口上详细记录着模型的简要个人数据、正在借阅的书、过去的借阅记录等信息。ジーニアス的记录里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手指在触摸屏上点了点,往下拖动了几次滚动条都拉不到尾部。

      “也许有一天图书馆里的书会被你借完呢。”
      “是吗,这里可是很大的呢。当然我也希望能够有一天实现这个可能。”

      ジーニアス敛眉笑起来。ゆるふわコーデ微笑着停下了操作着触摸屏和键盘的动作。

      “嗯,是你的话也许能够做到。我很期待看到你完成这个传说哦。”

      ジーニアス点点头接过书,离开的时候余光看到对方轻轻挥手。然而走出几步一个熟悉的背影就映入眼帘,他又停下了脚步。

      “ギルティ……”
      “哟,事情办完了吗?”

      见ジーニアス注意到,ギルティ把手里哗啦哗啦随便翻着的书随意地合上塞回书架,转过身来。

      “怎么了嘛,一副就要咬上来的表情。”
      “一个月都见不到人影,你跑到哪里去玩了?按你的性子,我还以为你肯定是被卷进什么麻烦里了呢。”

      ジーニアス严厉地瞪着ギルティ,露出十分不快的表情。ギルティ挠着脸转移了视线,但是又轻轻地叹了口气,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型USB,夹在食指和中指间,轻轻晃了晃。ジーニアス惊讶地扭过头来。

      “这是什么?”
      “你说过想看的影像资料。费了不少力气才搞到。”

     ギルティ轻轻一笑,把它抛了过来。ジーニアス赶紧合拢双手,正好将划出漂亮弧线的USB接住。

      “喂,很危险好吗!”
      “nice catch~”

      ギルティ吹了声口哨,竖起左手的大拇指。

      “所以你是想说因为要找这个才没和我联系的是吗?”

      仍旧不服气地反唇相讥,ジーニアス看着躺在手里的小机器。黑色的机身上嵌着蓝色的长线,沉默的宣示着自己的不知情。他紧紧的抓住机器,将它收进了白衣的口袋。

      “对啊。”
      “那你难道不应该跟我说一声再走吗?”
      “怎么,你担心了?”
      “……别得意忘形了。怎么可能。”

      看着ジーニアス很明显地转移视线, ギルティ哧哧的笑了出来,但是锐利的眼刀一刷过来,又立刻用咳嗽掩饰了过去。

      “如果没得手的话岂不是很逊嘛。而且保持点神秘感比较好啊,女性们可是很喜欢这种路线的哦。啊,不过你是男性就是了。哈哈,不要在意小细节~”
      面对浮现出如同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一样笑容的ギルティ,本来还觉得说的太过火的ジーニアス叹着气扶额摇了摇头。这个男人总是只顾自己方便却给别人添麻烦还让人为他担心。一说这是为了自己,气也生不起来了,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对了ジーニアス,今天晚上我去你那里。”
      “这是建立在我没有拒绝权的前提上的吗?”
      “可是你也不会拒绝啊?”

      ギルティ歪了歪头,说得理直气壮。这人为什么会如此自信呢。有那么一瞬间,ジーニアス打算毫不客气的拒绝他,但说出口的却是肯定的句子。

      “我是无所谓。”
      “好,那待会见啦。大概八点左右吧。”
      “知道了。有什么事情就联系我。”

K 歌词翻译

第一次听这首歌还是高中,看到粗糙的翻译的时候着实被感动了一下,不过那个时候几乎不会日语,只能借着能够看懂的几个假名猜测曲子的节奏。也许黑猫很棒这个概念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根深蒂固的。再次听这首歌是已经能够看懂日语的几年前,跟着歌词一路听下来哭得唏哩哗啦,这10年里唯一一首看到歌词就会哭起来的歌,大概就是BUMP OF CHICKEN的K了吧。现在自己也养了一只爱撒娇的聪明黑猫,可是这样的忠诚故事我可不希望看到它上演w

週末の大通りを黒猫が歩く
御自慢の鍵尻尾を水平に威風堂々と
その姿から猫は忌み嫌われていた
闇に溶けるその体目掛けて 石を投げられた
孤独には慣れていた 寧ろ望んでいた
誰かを思いやる事なんて 煩わしくて

そんな猫を抱き上げる若い絵描きの腕
「今晩は素敵なおチビさん僕らよく似てる」
腕の中もがいて必死で引っ掻いて
孤独という名の逃げ道を
走った走った 生まれて初めての
優しさが温もりが まだ信じられなくて
どれだけ逃げたって 変わり者は付いて来た

それから猫は絵描きと 二度目の冬を過ごす
絵描きは友達に名前をやった
「黒き幸」ホーリーナイト
彼のスケッチブックはほとんど黒くめ尽くめ
黒猫も 初めての友達に
くっついて甘えたがある日

貧しい生活に倒れる名付け親
最後の手紙を書くと彼はこう言った
「走って走って こいつを届けてくれ
夢を見て飛び出した僕の帰りを待つ恋人へ」

不吉な黒猫の絵など売れないが
それでもアンタは俺だけ描いた
それ故アンタは冷たくなった
手紙は確かに受け取った
雪の降る山道を黒猫が走る
今は故き親友との約束をその口に銜えて
「見ろよ、悪魔の使者だ!」石を投げる子供
何とでも呼ぶがいいさ
俺には消えない名前があるから
「ホーリーナイト」「聖なる夜」と呼んでくれた
優しさも温もりも全て詰め込んで呼んでくれた
忌み嫌われた俺にも意味があるとするならば
この日のタメに生まれて来たんだろう
どこまでも走るよ

彼は辿り着いた
親友の故郷に恋人の家まで
あと数キロだ
走った 転んだ すでに満身創痍だ
立ち上げる間もなく襲い来る罵声と暴力
負けるか俺はホーリーナイト 千切れそうな手足を
引き摺り なお走った見つけた!この家だ!

手紙を読んだ恋人はもう動かない猫の名に
アルファペット1つ加えて庭に埋めてやった
聖なる騎士を埋めてやった


黑猫漫步在周末的大路上
威风堂堂地平端着它引以为豪的尾巴
这身姿使得它被厌恶
人们向它融于黑暗的身体投掷石块
反正我已习惯孤独 这样倒是正好
我就不用因为思念着谁而苦恼了

年轻的画家将它抱在怀里
“晚上好 美丽的小家伙 我们很相似呢”
它在他的怀抱中拼命地挣扎抓挠
逃上名为孤独的道路
跑啊 跑啊 有生以来第一次得到的
这温柔和温暖让它无法置信
但是不管逃到哪里都会被这奇怪的家伙追上

后来猫和画家一起度过了第二个冬天
画家给他的朋友取了名字
“黑色的幸福” holy night
他的素写本上画满了黑色图案
黑猫也黏着它初次结交的朋友
撒娇不已

然而有一天为它取名的人因为贫困的生活倒下了
写下最后的一封信 他这么告诉它
“跑吧 跑吧 把这封信送出去
给我那等待着寻梦而远走他乡的我归来的恋人”

不吉利的黑猫画像根本就卖不出去
即便如此你还是只描绘着我
所以你才会变得如此冰冷
你的信我收下了

黑猫奔跑在飘雪的山道上
嘴里衔着与已故朋友的约定
“看啊 是恶魔的使者!”孩子们向它扔着石头
随便你们怎样称呼我
反正我有着不会消失的名字
“holy night” 你叫我“神圣之夜”
你饱含着温柔与温暖呼唤着我
如果被人忌讳厌恶的我也有存在的意义
那一定就是为了这一天而生吧
我会为你奔向任何地方

最后它终于到达
距离朋友故乡的恋人家
只有几公里了
跑着 摔着 已是满身创痍
它连爬起来的时间都没有 就被漫骂和暴力袭击
谁会输给你们 我可是holy night 拖着伤痕累累的四肢
依旧奔跑着 终于找到了!是这一家!

读了信的恋人 给已经不再动弹的猫的名字里
加上了一个字母 将它埋葬在庭院里
将神圣骑士(holy knight)埋葬了


忍者ブログ [PR]

graphics by アンの小箱 * designed by Anne